新闻转载

拆解歌剧,拼盘荟萃

作者:撰文 徐妍 摄影 应玥 来源:经典94.7星广会 日期:2017-02-21


歌剧是一种大型综合类艺术形式,此类作品的演出时间动辄长达几个小时。在我们熟悉的歌

剧名录中,从篇幅时长来说,拔得头筹的当属瓦格纳的《尼伯龙根的指环》。去年,24小时

版本《指环》首登上海,听众抱着枕头进剧场的画面还历历在目,而即便是篇幅较短的单幕

歌剧,想要从头到尾的欣赏也需要花费足够的耐心。



毕竟,除了优美动听的咏叹调之外,一部完整的歌剧作品,还包括序曲、宣叙调、对白、重

唱、合唱、器乐间奏,甚至舞蹈场面等等十分多样且复杂的组织部分。



而“精粹集锦”式的聆听可谓是另一种歌剧聆赏方式,也不失为迅速了解一部歌剧作品的好

办法。将歌剧片段单独演出,如此便可直击作品核心、直入经典场景,这些片段也往往是最

能够唤起听众共鸣并留下深刻印象的精华之处。




2017年春节过后的第一场星广会便是用“歌剧精粹”的方式为听众呈现一场音乐拼盘。音乐

会汇集了德、意法、奥等欧洲各国、各流派的歌剧代表作,以拈花掠影式的聆听,浏览欧

洲歌剧地图。

                                                                    序曲·缩影


音乐会以瓦格纳的《唐豪塞》序曲作为开场曲目,木管与弦乐的温暖音色带来一缕祥和安宁

的气息,乐队整体音响醇厚且充满神圣的意味,而中段则是瓦格纳乐剧中典型的魔力音色。







指挥黄胤灵先生身姿挺拔,神态生动,从台下观望,他那富有张力的肢体动作总是在某些瞬

间给人以定格成古希腊雕塑的联想。







在瓦格纳之后,威尔第的《命运之力》序曲焕发出截然不同的气质。作为在星广会中上演频

率颇高的曲目,其悲剧性的色彩伴随着音乐中对命运反复的质疑始终叩动人心。


与前两位伟大作曲家相比而言,奥地利作曲家苏佩的名字不甚瞩目,现今也只有他的轻歌剧

序曲还时常上演。《诗人与农夫》和《维也纳的早晨、中午和夜晚》两首序曲带着奥地利音

乐标志性的轻纱曼舞和结尾处一贯的狂欢终止,与约翰·施特劳斯家族的音乐表达方式如出一

辙。




罗西尼的《威廉·退尔》序曲则用熟悉的旋律和感染力十足的节奏型再一次触发音乐会现场的

情绪高潮。


                                                               间奏曲·抽离


马斯涅的《沉思》是整场音乐会中唯一一首选自歌剧器乐间奏曲的曲目。在竖琴拨奏的背景

中,小提琴首席将这一段婉转幽折的旋律娓娓道来,逐渐与乐队融合又抽离,最终渐行渐远。






                                                                     咏叹调·华彩


来自马其顿的男高音歌唱家乔奇·库科夫斯基担任本场音乐会的独唱,带来了五首著名的咏叹

调唱段。尽管他需要克服倒时差和雾霾天气带来的影响,但他英俊的脸庞、高挑的身段、以

及与指挥默契的配合依然引来台下“迷妹”一片。







其中,《你那冰凉的小手》尽展男主角对爱人的深情与思慕。来自真实主义歌剧的作曲家翁

贝托·焦尔达诺的歌剧《安德莱·谢尼埃》的两个核心唱段则集中透视出故事主人公的情感与思

想,成为全剧的点睛之笔。






对于爱乐者来说,《女人善变》和《今夜无人入睡》称得上是歌剧中最耳熟能详的选段,乔

奇此番为星广会的听众献上了他的演绎,而听众的喜爱之情仅从现场的掌声便可窥知一二。





音乐会现场的另一重惊喜来自指挥的加演曲目。演出当日恰逢黄胤灵的父亲黄武殿先生的生

日。黄老先生是一位杰出的作曲家,为此演奏了他作曲的印尼歌曲《晚霞》以表庆贺,优美

如歌的旋律中承载着诚挚的祝福。


音乐连通心灵,虽然音乐会结束时也不过才至午间,但《今夜无人入睡》的情愫已悄然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