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乐新闻

贝多芬系列——第六、第七交响曲曲目介绍

作者:上海爱乐乐团 来源:上海爱乐乐团 日期:2018-06-06

伟大的贝多芬系列——第六、第七交响曲
 
曲目介绍


一、贝多芬(1770-1827):F大调第六交响曲“田园”,作品68
Ludwig van Beethoven: Symphony No.6 in F Major, Op.68 ('Pastoral')
I. Allegro ma non troppo  中庸的快板
II. Andante molto mosso  较快的行板
III. Allegro           快板
IV. Allegro           快板
V. Allegretto       小快板


F大调第六交响曲“田园”是贝多芬于1808年创作完成的五乐章交响曲。这部交响曲每个乐章都有小标题,“人与自然”的主题贯穿于作品,管弦乐配器清新优美、主题丰富而鲜明、具有自然主义倾向的的声音效果,对于传统的交响乐形式和结构来说是开创性的变革。
 
第一乐章:《到达乡村时愉快的感受》。浓郁的乡村气息扑面而来,双簧管吹奏出生动的第一主题,音乐画面由近及远,具有丰富的动态层次感,管弦乐色彩清新,主题素材鲜明,仿佛在大自然的律动中能够感受生命的美妙。乐章中的主题主要表现恬静祥和的氛围。
 
第二乐章:《溪畔景色》。这里更像是一幅风景画的描写,温暖的阳光静静地撒在缓缓流动的小溪上,第一小提琴所呈现的主题悠扬而明亮,音乐有如清澈的溪流舒缓而平静,乐章中由木管组成的一段重奏模仿了夜莺(长笛)、鹌鹑(双簧管)和杜鹃(单簧管)的叫声,打破了原有的宁静,更添诗情画意,令人心旷神怡。
 
第三乐章:《乡民欢乐地集会》。灵感取材奥地利民间旋律,主题如牧笛风格,单纯而活泼,表现一般的乡民兴高采烈的舞蹈场面,活跃而喧闹,质朴而粗犷,像一幅色彩鲜明线条粗犷的民间风俗画。
 
第四乐章:《暴风雨》。远处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雨将之前热闹的集会打破,狂风呼啸裹挟着雷电排山倒海般袭来,整个乐队都在咆哮,弦乐刮起一阵阵旋风,短笛凄厉的尖啸像是狂风的呼哨,铜管和定音鼓的霹雳令大地震颤,乐队全部音域的半音下滑模拟风暴横扫一切的场景。然而,暴风雨来得快也去得快。大自然很快恢复了平静。最后乐章《雨后的愉悦和感恩的心情》,表现了暴风雨后的宁静,不同于之前,贝多芬更多侧重于对于雨后心情的描绘,虽然自然的力量不可战胜,但是追求内心世界的平静与幸福是人类能够做到的。这是第六交响曲所思考的人与自然的关系的本质。


二、贝多芬:A大调第七交响曲,作品92
Ludwig van Beethoven: Symphony No.7 in A Major, Op.92
I.Poco sostenuto. Vivace 
稍稍持续的,活泼地
II.Allegretto    小快板
III.Scherzo: Presto 
谐谑曲:急板
IV.Finale: Allegro con brio 
终曲:辉煌的快板


A大调第七交响曲创作于1812年,这一年贝多芬的耳聋加剧,感情生活也受到挫折,但什么也阻挡不了贝多芬写出又一部举世瞩目的伟大交响曲。第七交响曲1813年首演于维也纳,由作曲家亲自指挥,首演时由于耳朵不能完全听到乐队的声音,贝多芬在指挥台上做出十分夸张的手势,尽管如此,音乐会结束后在场的观众报以连绵不断的掌声。这部交响曲精力充沛、节奏热烈,被瓦格纳誉为“舞蹈的礼赞”,李斯特则称之为“节奏的神话”。
 
第一乐章:稍稍持续的,4/4拍、6/8拍,带有引子的奏鸣曲式。引子之后乐队齐奏出一个雄伟而朴素的主题,双簧管在一片寂静之中露出头角,这一乐章的快速部分是根据一个轻松、跳跃的音型写成的,该乐章有着民众欢庆的性格色彩,还包含富有特色的固定节奏和淳厚的和声。乐章的发展部是同一类作品中的典范,各主题进行了奇妙的变化。结尾处有低音提琴在低音区反复演奏半音的乐段,属贝多芬的技术独创。
 
第二乐章:小快板,2/4拍,自由的三部曲式。但这一乐章绝不是轻快的。贝多芬曾犹疑过,是否把它标为行板。乐章开始时,低音弦乐器营造出行进的旋律,预示着这是一支哀而不伤的葬礼进行曲。与整部交响曲洋溢着热烈的舞蹈气质形成鲜明对比,随着乐章的深入爆发出巨大的戏剧性,主题有着死亡的意象,是对生命逝去的悸动。
 
第三乐章:急板,3/8拍,谐谑曲。充满着使人惊异的爆发性和动力性的对比,这倒不是由于它轻快的节奏、多变的乐队色彩以及情趣横溢的机智,而是由于各主题的绝妙联系和曲式上的高度完善。该乐章的旋律来源于奥地利的民间音乐。贝多芬在这里用了不符合常规的调性转移,从F大调直接进入了A大调,其中小提琴占主导地位,单簧管和双簧管分别演奏一个明亮的、乡土味的旋律。圆号在此处有一个由主旋律衍生出的乐句。节奏上的不稳定也给听众带来耳目一新的感受。
 
第四乐章:辉煌的快板,2/4拍,奏鸣曲式。该乐章高亢、充沛,有欢腾的气氛。开头的主题可理解为一种大型的弗吉尼亚舞曲,但不久它就发展成壮丽无比的、令人激动的篇章,使任何舞蹈形式都相形见绌。第二主题有着匈牙利舞曲的特征。弦乐部分的震音和出乎意料的休止都加重了快乐的意象。贝多芬在该乐章中,还用了极其先锋的七度和弦,并依然保持了稳定的效果。期间调性变化极具戏剧性,尾声则响亮、光彩逼人。俄罗斯作曲家柴可夫斯基对这一乐章的评价是,“一整套绮想的图画,充溢不羁的快乐,生命所带来的福祉、和愉悦的感受。”




伟大的贝多芬系列—第六、第七交响曲




伟大的贝多芬系列之三
第六、第七交响曲
2018年6月9日 19:30
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
指挥 : 张亮